小強求生記(一)
 

    1998年秋天,心煩意亂的我無意識地走在傾盆大雨的仰光街頭,連想喘個大氣的力都沒了,心裡一直琢磨著:「為什麼會這麼的煩燥又無助,難到這次真的去不了嗎?」回到旅館才發現肩膀以下都濕透了,洗的衣服還沒乾,這下好了,就躲在房間別想出門了。看著窗外的雨滴,好像是在點綴著這個城市小角落裡一個遊子的無奈心情。  

    電話響了,父親問我身上還剩多少錢,夠不夠用到下個月,心想要撐完這個月都難吧,但又不願承認這殘酷的事實,因為知道家裡借來的錢也差不多在這鬼地方耗盡了,硬著頭皮說了聲:「還夠!還夠!」父親似乎也放了心:「那就好,東西有需要才買,吃的千萬不要省,我下個月就會上來了。」掛好電話心裡在想,我得趕快再找間比較便宜的旅館才行!三餐就泡麵了,反正宅在旅館也花不到什麼錢。就這樣搬著行李來到一天只要50元的﹝仰光雲南同鄉會館﹞,一住就是一個月,直到我起身回家(不是到台灣,故事才要開始)。 

    隨著開學的時間越來越近,護照卻遲遲辦不出來,我心裡開始憋不住了,就跟父親說想用那本未滿18歲的護照出境,反正錢也花了,只好闖一闖。父親頭都不回的說了一句:「不可能。」就這樣花了兩個月時間和借來的錢,拿到一本等同廢紙的護照,帶著一顆沉重的心捲舖蓋回家。 

    同樣是秋天,但已過了一年,帶著不顧一切的心情打包南下,「這次一定不回來了!」心裡想著。一樣來到50元的同鄉會,哇!這次人比較多哦,是不景氣嗎?大廳都睡滿了人,不管了,硬是擠出一個空位來睡,這裡就是我出國前的基地,我要再次從這裡出發! 

第一次闖關四人同行,連行李都入關了,我和一個朋友硬生生被攔了下來,說我們的護照有問題,「天啊!不會吧!」我倆臉都綠了,還被叫到海關室審問,兩個像呆子一樣啞口無言,只差沒濕褲子。回來後我問承辦人為什麼會這樣,他只囫圇敷衍幾句說沒事,回去再辦一本就好了,我想大概是紅包漏塞了吧!  

    經過那次的經驗我開始監督那該死的仲介了,一直緊盯著他辦事,跟著他跑,就連塞錢的畫面我也歷歷在目,雖然心在淌血卻也無奈,畢竟我受夠了時間的折磨與內心的挣扎,我要掙脫這污穢地方的束縛,投奔我夢寐以求的自由天空。  

    就這樣前後弄出了四本所謂的出國通行證,我還發現最後一本的護照編號還很清楚的被修改過,但也沒辦法了,時間不等人,就算再生一本或許也好不到那裡去,但為了安全起見,我們還是親自找了另外一家仲介商,付了不小的通關費,等於是買通一路的關卡了,兩個人大搖大擺的走進了候機室,連隨身行李都不查了,也終於替自己出了一口悶氣,舒坦的心情真不是一個爽字了得!但這得來不易的爽」所付出的代價,在我未來的日子裡也起了微妙的作用。 

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咪 09.02.2009  

創作者介紹

社團法人泰緬地區華裔服務協會

泰緬權促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已閱

    感同身受
  • ...............
  • ...超精采........

    ...期待....

    ..還有..續集....

    @_@

    .....加油....

    ...對了...今天是2月14...期待你的續集有關愛的...:P


    情人節快樂^_^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