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進入漂排的翠峰茶園前,我們先經過泰緬邊區山稜線上的邊防,對面雖然是緬甸,卻是撣邦張家軍的地盤,我們又稱為擺夷軍。 

    照邊防設施基本上是不許可的,我們又拿出在清邁拍中共辦事處的方法,躲在車子裡拍,好像狗仔一樣,真是又興奮又好笑。好在翠峰茶園多的是跨過邊界來採茶的擺夷工人,透過阿亮的翻譯,我們才知道這些軍人除了身上的軍裝外,沒有糧餉,得自己賺生活費。也許是因為目前沒戰爭,也比較無所謂了,但沒糧餉還有人願意當兵,也真叫人匪夷所思。另一個疑點是:我所遇到的許多擺夷人都會說華語,但這裡的擺夷人是因為面對鏡頭不自在了才不肯說嗎?我沒有求證。  

    中午回到滿星疊吃過午飯,又匆匆趕到美斯樂去,車子穿過美斯樂先到救總泰北工作團的團部,泰北工作團的任務結束後,依然留著阿保、阿亮兩位在地的前工作人員擔任救總跟當地聯繫的聯絡人,這真是救總的德政了,讓我們這些外來人依然可以安全的在幅員廣大的泰北行走,除了阿保、阿亮,我還沒見過有誰對泰北地區的所有村寨都這麼熟門熟路的了。 

    美斯樂只是路過,我們的目標是村子外面的『義民文史館』,這也是泰北工作團在結束泰北工作前的最後一個大工程。  

    蓋房子容易,如何充實館內的史料卻大費周章。文史館內許多珍貴的文史、照片,如果不是因為文史館的及時建成,往後再要蒐集,只怕困難更多。在文史館內,『異域孤軍』不再是稗官野史,也不容許輕易遺忘,他就是歷史的一部份,只不過荒骨埋在他鄉、子孫也還在異域輾轉。 

    我們確定了大穀地即將接任校董跟校長的人事消息,決定再度趕往大穀地聽聽村裡長老們的說法。說法不意外,我們也依然不表達意見,就做個紀錄吧。一個還堅決反共、堅辭被統戰的地區,面對台灣、中國間的煙硝盡失,往來熱絡,歷史,開了誰的玩笑?  

    我在長老的眉宇間只看到艱苦歲月所刻畫的深深紋路;青年學子對想望未來生活的天馬行空,「有夢最美、希望相隨」的口號會不會被歲月擊碎?老人的皺紋裡依然有著深深的堅持,並帶領著孩子們的方向。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小華2009/7/3  

創作者介紹

社團法人泰緬地區華裔服務協會

泰緬權促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