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緬甸沉痛記錄之一

6月份,接到母親生病需住院開刀的越洋電話,一顆心被揪得昏天暗地,分不清身置何處。半晌後,才回神,理智告訴自己應撥個電話,鼓勵母親要相信醫生醫術,安慰母親動完手術後身體就會好起來,要母親勇敢面對。微弱的通訊中,母親聽進了我的安慰,並答應我會健健康康的好起來等我回家。

8月份,爭取身分問題一切就緒後,自己也申請到中華民國居留證,可以申請中華民國護照回家了,這簡單又簡短的表達,係滯台泰緬孤軍後裔,歷時兩年才爭取到的完美結果,我簡單的言詞無法形容期間的感慨,「可以回家」四個字超越了所有苦難。

買好86日 的回家機票。臨行前幾天,再撥了越洋電話給已躺在醫院病床的母親,告知抵達緬甸的時間,讓母親做好迎接「久別重逢」女兒的準備;電話中,母親告訴我,在母親住的醫院,有位13歲的印度少年,放學回家時,被四、五名不明人士毆打成傷,腰部、臀部、手臂骨頭斷裂,因沒有錢動移接手術,已在醫院躺了近兩個月,連大腿都睡爛了。母親要我問問看,台灣有沒有什麼人可以幫幫這位少年的忙?在母親的印象和認知中,台灣有許多好人,只要有好人幫忙,少年的傷就可以得到醫治。問清楚印度少年需要的醫藥費用後(50萬緬幣,折台幣15000),掛上電話,連忙跟同事說了印度少年的狀況,同事和我三個人湊足了錢,理事長得知後,也捐了善款,共籌得68萬元緬幣,第二天就匯到緬甸,醫院也立即安排了動手術的時間,但因傷勢太過嚴重,情況並不樂觀。

回到緬甸後,理事長和我去探視這位13歲的少年,少年的奶奶淚眼滿眶的守候著,手裡的佛珠,是他們唯一可以祈求的慰藉;雙眸中,流露對現實的殘忍卻無處可逃的無助。雖然現在這位少年,已動了兩次手術,因傷勢過重,醫生說:即便醫好也成廢人了。多麼沉痛的答案啊!在緬甸,還有幾千幾萬個相同的狀況?我無法計算。

這一天,少年的奶奶到母親的病房找我,一進門,就緊緊握住我的手,一語不發地緊緊握著我的手,我望著她,她欲奪眶而出的淚水已說明一切;她感激、她難過、她絕望,但她不會放棄任何希望!

831,搭著中華航空的班機,沉重的回到台灣。台灣的黃昏格外寂寞安靜,彷彿力竭撕吼後的無聲,僅存的餘暉,是絕不放棄希望的堅韌意念!

 

  寫於 2009/9/1

創作者介紹

社團法人泰緬地區華裔服務協會

泰緬權促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阿鑫
  • 加油我相信他會好起來的!你最近好嗎?好久沒看到你了。
  • 翠麗
  • 加油喔! 妳真的很棒很堅強,聽到了難過的消息,但還是理性的處理辦公室的任何事情,仍堅強
    的回答會員及非會員的任何疑難問題,伯母會康復會更健康,加油相信會雨過天晴的,明天會更
    好.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