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緬甸的最後一個晚餐,小哥邀我們到他家去烤蝦、喝啤酒。這個提議我們大家都喜歡。

    小哥的家在仰光雖然靠近郊區,卻是一個有管理員的高級社區,家家有庭院、車庫,屬兩層樓的大坪數花園洋房。光照顧兩個小娃就用了兩個工人。兒子除了上緬文學校外,每天還要補國文、英文,不過7歲的孩子,功課壓力已然十分可觀。

    我見小哥在路上換輪胎時,手法十分熟練。他承認,年輕時的他就是在瓦城、仰光間開大客車的司機。因為不甘心一輩子過這麼辛苦的生活,加上人也靈巧有心,不到十年,已經有了一間工程公司。

太太就在我們去的翁山玉市那家珠寶公司擔任經理的職務。我以為要見到一位緬甸的貴婦人了,不想樸實無華的她,不但在家燒得一手好菜,與工人相處和善沒有架子,也把一手好廚藝傳給了女工。

看照片,她曾在緬甸納爾吉斯風災時和小哥及一票朋友,幾度進入災區幫助災民重建生活,捐輸就更不用說了。

    談到這位牽手,小哥的臉上說不出來的驕傲神色,太太是屬於能幹、賢慧型的漂亮外,做事顯然也是十分果決有行動力的。有這樣內外兼俱的女子當賢內助,難怪小哥要想盡辦法的介紹讓我們認識了。

    在院子裡,餐桌分成兩個區塊。台灣來的由小嫂子作陪,除了我之外,大家暢飲啤酒,好不愉快。另一桌是小哥的生意上的兄弟,也都住在同一個社區,他們喝烈酒,自有他們的天地。

    我們這一桌除了第三批的緬甸僑生外,還有第一批的泰北學姊,大家談過往的經歷,也談未來的發展計畫。雖然沒有明確結論,但一致的感覺是:如果能把臺灣經驗跟拼鬥的精神拿回緬甸來運用,緬甸的發展空間其實是很大的。對外國人來說,因為官方的封閉跟腐敗,對投資造成的困擾,相對於出生在緬甸,會緬語的人來說,是比較容易克服的問題。關鍵在,你有沒有足夠的技能在這裡打開一個市場?我們看到的貧窮其實不完全影響市場的消費能力。這裡的貧富差距太過懸殊,但針對小眾的需求,有錢的人還是很肯花大錢享受一定的生活水平的。

    仰光兩家麵包糕餅店內蛋糕、麵包的售價跟台灣不相上下,打的是來自台灣師傅的手藝,照樣有人乖乖排隊,這就是台灣形象,很讓人覺得驕傲的。

  

     小華2009/9/7

創作者介紹

社團法人泰緬地區華裔服務協會

泰緬權促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