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歲的春旺,就讀國小五年級,排行老大,下面還有妹妹和弟弟,一家五口人,在當地算「人丁單薄」的家庭了。校長帶著我們到春旺家探訪時,他們一家人剛用完午餐;桌上清光的盤子看不出他們午餐吃的是什麼,茅草屋搭建的廚房,鍋子裡還剩半鍋「油粉湯」(台灣稱玉米湯),那是我從小到大最喜歡喝的湯,在家時,每次媽媽做「油粉湯」,都要吃上好幾碗飯呢。年邁的母親!我還可以喝到您親手做的「油粉湯」嗎?

春旺一家人,對我們突如其來的到訪有些錯愕,但春旺一點也不緊張,和我一路看到的小學生們不大一樣,他一本正經地帶著我們參觀他們家的「客廳」。春旺家的「客廳」,是用竹籬笆圍成三個房間後留下的一個比較空曠的空間,地理位置也的確是客廳沒錯,但和台灣人所熟知的客廳完全沒得比較,除了是一進大門就面對的空間外,連基本的桌椅都沒有。竹籬笆也因為日晒雨淋,老舊得破破爛爛,幸虧這裡沒有颱風和地震,對春望一家人來說,這個破爛的竹籬笆房屋,也就是他們的家啊。

春旺還介紹著他在美術課裡畫的畫,因為只有兩枝彩色筆,畫裡只有黑色和紅色,卻依然有著他的想望在裡面。他大方的和我們一起拍照,是個毫無卑微之氣的孩子。我們和校長聊著春旺一家人的狀況時,他到廚房去烤剛從園子裡摘回來的玉米,我問春旺:「才剛吃完飯,又要吃烤玉米嗎?」春旺紅著臉沒有回答。我再問:「要不要請我吃?」春旺說:「好啊!」理事長問春旺:「長大後,想不想到台灣讀書?」春旺回答說:「想啊!」答案裡卻是遙不可及的不確定。對春旺來說,可以溫飽,會不會就是最大的滿足?

春旺的妹妹,全身長滿了疹子,我問她:「有沒有去看醫生?」她說:「沒有!又不會疼。」對啊!貧困的人家,如果不是疼到無法忍受,是絕不輕易看醫生的,即便因為疹子癢而抓破皮,滲出血,也說不會疼。因為他們沒有多餘的錢來醫治「不疼」的病,他們一天掙一天活口的錢,夠溫飽就算福氣了。

離開春旺家後,走在泥濘不堪的小小巷弄中,小時候,走這樣的路,還會開心的蹦蹦跳跳,節省的母親,會買「鳥龜牌」的老牌鞋給我穿,怎麼穿、怎麼跳都不會壞,為了要穿新鞋還故意用刀子割壞它。但現在,沒有媽媽老牌鞋的保護,鞋不用刀割也會壞,一切都得靠自己的路上,每一步都走得很辛苦。我想起春旺吃著烤玉米時候的表情,那股儍勁帶著與世無爭的滿足。我的沉重,會不會來自我對自己生活的不滿足?如果真是這樣,下次回去,我得好好謝謝春旺!        

   

    
2009/9/2

創作者介紹

社團法人泰緬地區華裔服務協會

泰緬權促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阿武
  • 對呀,來台灣後我有比較快樂嗎?好像更苦惱了,生活環境好多了為什麼還會更不開心呢?我也記得
    以前在緬甸都會把烏龜牌的鞋子刷的很乾淨,搭配一條舊舊的Lois牛仔褲,就覺得自己很滿足
    了,haha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