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個觀察敏銳而又心直口快的人,老實說,這次的華校訪視,我未必都是謙卑、感激、感動的看待這些學校的作為或表現。我常常很大氣的說:「錯誤是教訓,可以讓我們心生警惕!」我也常說:「問題未必盡如表象那麼清楚,指責別人前先聽聽他的說明。」說官話當然容易,當表象十分醜陋的明擺在面前時,我同時看到自己的修養其實也還很原始難看。

    我必須十分坦白的承認,有些學校讓我皺眉、有些學校的確讓我十分的生氣,原因其實只有一項,不管學校的建設是大是小、是新是舊、資源有沒有到位?孩子就學的環境可以殘破,但不能夠沒有安全設施。這些所謂的安全顧慮包括了鐵絲、鐵釘、甚至鋼筋的嚴重外露;操場、學校門口的粗大石礫;即將傾頹的屋頂及學校外緣的斷崖。

    雖說泰北沒有地震和颱風,但雨下大了一樣有土石流。學生上中文課的時間都在黃昏以後,基本上天已昏暗,視線極差,加上幼童喜歡嘻鬧、好動,跑、跳、移動間,讓鋼筋、鐵釘、石礫傷害的機率極大。而學校不管是校長或老師或校董或學生家長,都可以視若無睹,毫不在意,也就叫我無言以對了。

    有的學校雖然又窮又小,但十分整潔有序;有學校的校長因為收入太差,自己的兒女無法進入中學、高中就讀,但學校的獎盃可以擺滿整面牆,叫人煞是佩服;有的學校軍事化管理,小小孩童一個個規規矩矩的面無表情,看不到童稚的歡顏;有的雖然排著隊伍,卻嘻笑鬆散,好沒秩序;也有學校隊伍整齊了,孩子的表情都很誠懇、有禮貌、肢體輕鬆卻不混亂,讓人滿心安慰:終於有人懂得教育的真諦,孩子的善或惡,不是被壓制或塑造出來的,「愛」與「誠懇」才能導引出孩子最純美的性質出來啊。

    心裡不舒服的時候,我不言語;有些惱火時,我避免進入會議室,以免口氣太重;有過兩次以十分嚴肅的態度質疑問題產生的原因;對長短鋼筋未加整理而任其橫指豎刺的,就完全無法壓抑怒火的直接動手設法整理給校長看,當然也不會有好臉色了。

    至於校園充滿粗大石礫,有的學校你能體諒他是無能為力去做整理,但依然有小型學校整平了地、種上了柔軟的草,這在山區應該不難。可惡的是,有的學校大型建物一棟棟,卻也處處看到他破爛髒亂,未加用心整理或維護。新舊雜陳本就難看,面對難看的事物又如何能有好的面色?這個難看不是難過而是嫌惡,好在不是真頓大師的弟子,就算修養太差,應該也怪不到大師的身上。

 

  小華2009/12/11

創作者介紹

社團法人泰緬地區華裔服務協會

泰緬權促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