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文刪減版刊於:http://udn.com/NEWS/OPINION/X1/5967060.shtml

       緬甸依據二00八年公投通過的新憲法,於七日舉行了睽違廿年後的國會選舉,雖然最終結果可能還要數天後才會揭曉,但由現任軍政府支持的「聯邦鞏固與發展黨」在九日宣布他們已取得八成的國會議席。軍政府並宣稱,緬甸將從軍人統治回歸到文人政府,也將是邁向民主路線的一步重要標誌。但選後的兩個主要反對黨指責軍方舞弊操控選舉,外界也普遍認為,這只是「脫下軍裝著官服」的一場秀,沒有任何公正、自由、透明性可言。


        按照新憲法,緬甸將實行多黨制、遵行自主不結盟外交政策,採取市場經濟政策並奉行和平共處原則。此次選舉,共有三十七個政黨和八十二名獨立候選人參加了選舉,將從三千多名候選人中選出聯邦
(國會)和省邦(地方)的各級議會代表共一一五四人。之後,從聯邦議會(民族院和人民院)共四九八名代表中,再選舉產生總統、副總統並組成新政府。其後,現任軍政府將向新政府移交國家權力。
 

        然而,在看似標準的民主政治程序中卻存有太多不公平的問題。諸如以新選舉法限制了讓一些本來極具聲望的政黨和個人,在軍政府所主導的遊戲規則下,完全「不符資格」參與這次選舉。其次,軍政府透過選舉法規,讓議會保留四分之一的法定席次給軍方議員(不需透過選舉產生)


       
緬甸自一九四八年脫離英屬殖民獨立後,曾實行議會兩院制和三權分立為特徵的政治制度,可謂是完全的「西方議會民主制」。但後來由於內部紛爭不斷,各民族間錯綜複雜的利益矛盾,讓原本的「脆弱性民主」無法得到鞏固,而軍方更在一九六二年藉辭文人政府無能而發動政變。其後,由尼溫為首的軍事將領把持了國家朝政,在一九九0年大選慘敗後也悍拒交權。到今天為止,緬甸軍人掌權已將近五十年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固然緬甸這次選舉將會是一場軍方穩贏不輸的表演秀,但往後的發展至少有兩點值得觀察:第一,現任軍政府最高統帥丹瑞是否會獲選總統或退出政壇?有觀察家表示,丹瑞不大可能退出政壇,即使他不擔任總統也會以三軍總司令或實權最高的「國防和安全委員會主席」身分繼續操控大權。第二,翁山蘇姬是否如期被釋放?按規定,翁山蘇姬的監禁將於本月十三日期滿,外傳屆時即可被解除軟禁。獲釋後的翁山蘇姬,是否願意跟選舉產生的政府和談或繼續對抗,以及她在國內尚有的影響力等,都將牽動緬甸政局。
 

        此外,緬甸軍政府於選後第二天,即和東北部的少數民族反抗軍爆發選前醞釀已久的武裝衝突,迫使上萬人逃難到泰國,這顯示緬甸軍方一方面對外宣稱舉行民主選舉,但對國內卻依然採用武力制衡手段。不管怎樣,選後的緬甸軍政權,或多或少將面臨一些挑戰,其中選後人民是否發起遊行抗議和軍隊內部轉型將是關鍵。當然,照目前緬甸政體,軍人內部轉型才能加速改革,而要迫使軍方轉型,人民力量卻具相當重要的推力。
 

        回顧緬甸的民主發展歷程可說是一團混亂,維持幾年文人政府後政權又落入軍人手中,其後廿年裡完全沒有任何的選舉和可能的改變。對緬甸而言,此次的選舉或許是一個重要過渡期,雖也難帶來任何大的變革,但面對國內期待人權的民主勢力萌芽,以及其周邊鄰國的改革發展,緬甸軍政府也很難不與世界接觸而自絕於外。這些問題從公布民主路線圖、制憲公投、選舉等情況可以看得出緬甸軍政府體認到本身的力量必須產生轉變,這或許會為緬甸未來民主化打下基礎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楊文傑

創作者介紹

社團法人泰緬地區華裔服務協會

泰緬權促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