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文刊載於: http://www.ettoday.net/news/20121019/116404.htm

      緬甸總統登盛上月27日在聯合國大會發表演說,史無前例地公開向翁山蘇姬致敬,並稱讚她對民主所做出的努力貢獻。這不僅是緬甸執政高層前所未見地對翁山蘇姬歷史性的正面肯定,也更成了當日的國際焦點新聞。

   兩天後,登盛更向英國BBC表示,如果緬甸人民在2015年大選投票給翁山蘇姬,他會支持並接受。雖然登盛並未點出翁山蘇姬要參選總統的困難度和法律限制,但本月8日,翁山蘇姬在全國民主聯盟(NLD)記者會上呼應了登盛說法,她表示願意在修改憲法下參選總統,如獲勝也願擔任總統一職並為國服務。

   2010年底緬甸大選之後,不少分析家認為,登盛只是傀儡或象徵性國家元首,因他擔任總統前的官銜只能算是軍中第四號人物,並且屬溫和聽話派。但最近這位在軍人體系中看來相對低調柔軟的前高官,卻以果斷魄力展現了一系列的變革;除了經濟投資開放、媒體管控放寬,更難得的是,不久前他還撤換了好幾位保守派的內閣正副部長,也就是前第一強人丹瑞的親信勢力,顯然這位總統真的想走向改革開放之路。

    看來緬甸的改革是由上而下的集體改變,不同於一般國家常看到的流血政變或人民起義,算是一種平和的轉變。登盛從當選總統後,有他自己的相當主見和決策,未必全然聽命於丹瑞,當然這背後應該也有軍人內部比例不少的高階軍官支持他的改革。另一方面,又得力於反對派及翁山蘇姬在某些方面的合作,因而登盛所推動的各項政策,到目前為止都進行得相當順利。

   翁山蘇姬先前一直是堅持理想主義的「強硬派」,雖為她贏得了「民主鬥士」稱號以及各類勳章殊榮,但在槍桿子政權下,她不僅被軟禁多年,更經歷了家庭悲劇並數度招來殺身之禍。兩年前獲釋的她,依然對某些理想堅持著,但也不再是沒有退讓空間,她開始學會圓融,學會韜光養晦,即便因而招致一些民主派人士批評,她也漸漸地能處之泰然。因此,她從獲釋後,為了國家和解,在國內就與登盛公開會談了幾次,這次在登盛發表演說前兩天,也與登盛在紐約見了面。

   以前的幾位緬甸軍政府高層,翁山蘇姬避之唯恐不及,有的更連她的名字都不願提,所以只叫她如電影「那位女士」(The Lady)的稱呼來代替。雖然有少數高階軍官跟翁山蘇姬曾經接觸過,但也多是為自己的利益來迫她低頭。現在這位也曾是軍人集團高層之一的緬甸總統,不僅對翁山蘇姬禮遇尊敬,更公開表揚她為民主付出的努力,明顯與他的前任老闆們做出了很大的區隔。

    政治是妥協的藝術,也是高明的騙術,這幕後一般人看不到的是,緬甸總統與翁山蘇姬達成了什麼樣的妥協?與他的軍系長官們又達成了何種的共識?這些外人都無從得知。但可以確定的是,不論出自承諾利誘或自願共築,執政黨與反對派、軍方已有了某種的高度默契。

   登盛與翁山蘇姬,同齡卻有著相異家世。一個是貧農之子,一個是國父之女;一個平步青雲,一個命運多舛。但現在,他們找到了彼此包容相處的方式。2015年,面對憲法限制以及諸多問題挑戰,她有可能成為他的繼任者嗎?

創作者介紹

社團法人泰緬地區華裔服務協會

泰緬權促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