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認識的德胤,是個情緒平穩,慢慢觀察、細細思考的人。看他拍的電影,好像他只是一個忠實的紀錄者,誠實的讓素人演員用他們最自在的態度告訴你,他的生活就是這樣。

    故事的結構當然是德胤的。也是德胤熟知的環境、人物、生活及附近人物的經歷。這些經歷有些不宜清楚曝光或會讓某些人覺得不甚光采,但也正是這樣的不堪,讓人深深的感受到,在金三角地區生活的華人有多少無奈?命運幾乎沒有被改變的機會,無論你曾經如何的設法,如何的努力,在為自己的生命找出路的過程中,你其實很難掙脫那連環套著的鎖鏈。而那樣的悲慘,我們看著、感受著、生活在其間的人,卻似乎沒有這樣的感覺。因為,那就是他們的生活………

    民國83年底,我開始接觸泰緬學生,開始聽他們說故事,感覺到的他們的情緒,幾乎都是氣憤多過難過,對無奈的遭遇也似乎習以為常。於是,德胤許多影片裡的大量粗話、不停的抽菸、不停的吃東西,好像生活中,再沒有其他的事情可以讓她愉悅或讓他吐氣。我因此覺得熟悉卻也十分的格格不入。事實上,生長在台灣的我們,當然也會有困頓的時候,但,我們始終行走在陽光下,而金三角的華人(當然也有一些少數民族),也許因為尚未取得合法居留權(偷渡客),命運只能操控在別人手中,死了,都不被察覺。

    在我寫完「孤軍後裔的吶喊-我們為什麼不能有身份證」一書後,一個來自泰北的孩子跟我說:「劉姐,你寫的故事,我看了好感動喔。」「你呢?你的故事跟他們的不一樣嗎?」「我的比他們的悲慘十倍不止,可惜我不會寫。」說時,他的眼睛望著遠方,沒有眼淚,也沒有表情……

 

 

    小華2013/5/6

創作者介紹

社團法人泰緬地區華裔服務協會

泰緬權促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緬甸女子
  • 28號去排了票居然沒買到票很失望 又在5月四號去看了真的很好看 很實在 我去過大谷地 就是這種很真實 趙導是我敬佩的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