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/01/07
    為了要去緬甸,我必須提前一天到曼谷拿機票和護照,也就是10號中午就要離開光復。學校裡還有什麼事是未了的心願?2號的草花是連包土的塑膠套一起擺放在地上的,該種到土裡去了。怎麼種?讓學校的校園能夠美麗如花園?我見校工阿由已經在逐步種植這些花草,雖然不同於我的構思,但花草本就美麗,種到哪裡都有它自己的效果,只不過,泰國是個以花藝著稱的國家,連狹窄的分隔島都能裝飾成視覺花園,讓麒麟或有興趣的其他孩子有機會到都市走走看看,增長他們的見識,相信對學校或個人眼光,都會有很大的助益。
    那批被偷的衣服呢?校長說:廚工已經跟他認錯了,也把衣服送了回來。我的了解是:有些老師根舍監主動幫學生拿了衣服,並自行分送。廚工的先生也在我回到學校後跑來跟我說明及道歉。我相信會拿衣服的人都是因為有需要,只怕粥少僧多,所以先下手為強,以自己的需求為優先了。我沒有再做責怪,只告訴他:我在意的是「說謊」與「偷竊」都不應該發生在學校,學校是培養學生良好品行的地方,如果縱容這種行為,教育者就失去了立場;師長犯錯,會失去學生的敬重。他承諾:他年輕的太太受到這次教訓,再也不敢了。我把收回來的衣服,請小學老師來幫忙分送,送回來的衣服雖然不到五分之ㄧ,但也總算解決了一件心事。
    一直想幫阿傑的弟弟阿田照張相片回來給阿傑。阿傑離家時,阿田還在小學讀書,阿傑離家8-9年,誰都不記得誰的模樣及現在變成什麼樣子了?阿田因為在緬甸一來沒身分,二來看不到有所謂的出路,所以跟其他的緬甸小老師ㄧ樣,到泰緬邊區來教小學,收入比緬甸好一點,說不定有機會拿到泰國公民字,所以離家背井,就像哥哥們一樣,只不過,泰北的收入遠比不上台灣,生活壓力自然也少了很多,我覺得泰北的生活對年輕人來說稍嫌閑散,生命如此耗費實在可惜,剛好下午沒事,就邀緬甸小老師們一起座談。
    說座談真太客氣,全場幾乎仍是我一人唱作俱佳的故作輕鬆的談嚴肅話題。但終於看到李開明的得意弟子朱紹臻老師的心。我一直以為他盡得李開明的真傳,長袖善舞、口齒伶俐。不想他對未來充滿了計劃和企圖心,對生涯規畫也成竹在胸。李開明在泰北算是響噹噹的成功人物了,朱紹臻的用心及學習正是為自己前途鋪路的正確選擇。老嫌他的油嘴滑舌在這次座談後讓我完全改觀。朱老師的外型也長得好,白淨高大,還有運動員的強健體魄,先預祝他,前途無量。 
    對其他小老師們,我無能指點迷津,但有一句話,幾乎讓所有人都嚴肅了起來,我說:「教書也可以用企劃流程表啊!把每一個孩子看成是企劃目標,達不到的如何補強是企劃手段。我們可能當一輩子的老師,但學生成功了,把他成功的榮耀歸屬於你時,也就是你的成功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小華2008/2/1

 

創作者介紹

社團法人泰緬地區華裔服務協會

泰緬權促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